#2

无心复习只想磕西皮 人物崩坏 要怎么发展没有头绪

山下智久x锦户亮 雷者不要点


#

 

“好,cut。”

“辛苦了。”

 

锦户亮扯了扯笑到僵硬的嘴角,和工作人员打了招呼转身就走,一天的工作几乎耗尽他全身的力气,时至年末,各大音番和杂志取材应接不暇,循环往复地从一个工作现场奔赴另一个,一旦结束工作回家便倒头就睡,根本没有时间伤春悲秋,机械得仿佛两周前自己提出的分手只是一场没有下文的闹剧,等锦户亮意识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山下智久这个人已经从他的生活中剥落两周了,而他却没有实感,仿佛这样的分离在以前的日子里也是家常便饭——事实上的确是这样,两个人忙起来的时候即使是住在一个房间里每天碰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若是像曾经那样兼顾News和关八两边的工作,至少还有一半的工作时间能和山下智久重叠,而现在却是连这一半也没有了。

 

如果一对恋人,在生活上没有交集,甚至在工作上也没有交集了,那是不是可以称为恋人失格?

 

锦户亮穿着厚重的棉服外套躺在床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惨白的墙壁上吊着一盏抽象吊灯,是山下智久两年前从vintage市场淘来的,锦户亮其实不喜欢这盏灯故作游离的姿态,而在看到山下智久笑眯眯地架着梯子亲自动手将吊灯装上天花板的时候,自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可能自己在这份恋情中让步太多了吧。他想。如果没有他的让步,他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够撑到8年,直到现在。当自己不再愿意做让步的时候,就是结束的时候。

 

两周了,分手之后,真的不再有电话打来,家里关于山下智久的东西全部被他带走了。锦户亮想不明白他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得这么干净,难道是这样的场景已经被他在脑内模拟了无数遍,等到判决下行时只需付诸行动即可,那他未免也太过先知了。

 

锦户亮翻了个身,外套的帽檐刚好挡住从吊灯上刺过来的白炽光,没有关灯,五分钟后他睡着了。

 

他做了个梦。

 

锦户亮知道自己在做梦,知道是梦是因为情节时间都很跳跃,而且出现了他记忆中不曾见过的场景。  

 

他回到了Jr时代,穿着他那看起来永远大了一个号的T恤,背着背包从公车下来,天气很热,太阳大得走在路上都必须皱着眉头,让人想起蝉鸣鸟叫天空晴朗的暑假,公车一开走,山下智久便在对面马路朝他微笑挥手。

  

他穿著青绿色的棉质T恤,留着一头像女孩一样长长的碎发,把眉毛都遮了起来,他们一起过了马路,嘻嘻哈哈地碰了面。山下智久搭着他的肩说,好高兴小亮能来东京。在梦里面他听不到自己说了什么,但意识却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跟山下智久交谈。  

 

山下智久带了他去东京那边的游戏厅和书店,还有一些他天天都会去的地方,那个时候的山下智久还很瘦,没有现在那样饱满的肌肉,竹竿似的身材让T恤穿起来空空的,当风吹过来的时候他都像要飘起来一样,走路轻飘飘的,但他的肩膀依然宽过于锦户亮,明明比锦户亮小一年却比他高很多,当锦户亮躲在他背后时他还是轻易能把锦户亮遮住。

  

他们像一般的好哥们一样到处去玩,天色永远不会暗下来,玩过一处又一处,笑得整个世界都跟着他们晃荡,快乐得想要从高处飞下去,锦户亮在梦中的河堤迎风平展着双臂,假装自己正站在船头,把河面当作大海,幻想着他的环游世界之旅,山下智久靠过来揽住他的腰,跟着他一起在风中晃动。 

 

“小亮不要回大阪了吧,”他听见山下智久在他耳边呢喃。

“跟我一直在一起吧。”  

在梦里锦户亮依旧听不见自己的回答,而内心却早已给出肯定的回应。

 

“小亮一定不要抛下我,不要像他们一样都抛下我。”  

锦户亮回身抱住他,“谁愿意抛弃你?”  

 

“大概是我做的还是不够好吧……所以总是被扔来扔去。”山下智久寂寞地说,下一秒语气却轻快起来,“小亮会和我一起出道的吧?”

 

锦户亮急切地张了张嘴,他很想告诉他,如果是我,我会选你,我会和你一起出道。但无论嘴唇怎样开合,始终发不出声音。

 

山下智久离开他的怀抱,风像是要把他吹走般的强烈吹拂,视线开始繁乱,世界仿佛在兜着圈,他看见山下智久的眼睛从手指间缝中悲伤地望着他。  

“可你最终还是抛下我了。”

 

锦户亮奔向前想抓住他,但他越来越远,天色忽地完全暗了下来,不仅不能往前,反而往后跌入冰冷的河水中。  

他往下沉,四肢无力头脑麻痹,梦境没有结束的意思,只是属于他们的高中生的夏天回忆结束了。  

 

锦户亮抬头望向天空,天空中浮现出他们正式出道第一次登上舞台的场景,团员如同众星拱月般将山下智久围起来。画面消失,又浮现出和山下智久第一次因为日后的去向而吵个不停的画面,在争吵的缝隙里他看见第一次撞见山下智久带陌生的女孩回家的场景,而自己又赌气般的以牙还牙,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带陌生女孩过夜时山下智久又惊又怒的神情,而他们都跨越了这些走到了现在,无论怎样互相理解互相让步,寂寞与不安就这么夹杂在一块陪伴他们度过了八年的光阴,分开是在所难免的了吧?如果不分开,就只能一直困在这里……  

 

他依旧在这里,淹没在可怕阴暗的深水中。

  

到底是谁先抛下了谁?  

 

在以为梦会孤寂的继续下去的同时,他清醒了。太长的梦让他很累,连眼皮都得花费好大的力气才能睁开。  

 

跟梦里完全不同的山下智久出现在自己眼前,让锦户亮一度觉得是不是又开始了另一个梦境。  

山下智久红的滴血的眼珠和消瘦凹陷的脸庞,和他梦里的稚嫩形象差距甚远,但那熟悉的眼神让锦户亮立即认出他来,他怎么会来自己的房间?


#1

考前摸鱼考完再填(可能不填

原本想写一个破镜重圆 很甜的那种 真的不是热爱写分手【.......

山下智久x锦户亮 雷者慎



#

“分手吧。”

 

说完这句话,眼前那张看起来一直在放空的脸终于露出一丝错愕来,但是错愕的表情并没有维持太久,转瞬即逝得让锦户亮觉得刚刚自己在对方脸上捕捉到的表情只是错觉。

 

“……”他没有说话,只是缓慢的转过身去。

 

“不问我为什么?”锦户亮没有看到自己预想中的山下智久的反应,不知怎么的感到一丝慌张。

看见他沉默的转身,自己的手竟然不受控制地想要探出去把他的身子掰回来,再狠狠地质问他。

 

我早就想和你分手了,和你在一起只会让我觉得厌倦,你的朋友那么多,也不缺我一个,休假的时候我不去找你你也不会来找我。你根本不知道我需要什么,你只顾着你自己而已,就算我很努力地说笑话你也不会给反应。你的脸很好看但表情总是千篇一律,我已经看腻了。你没有错,只是不要再来找我了。

 

一大段心里打好的腹稿竟然没有机会说出来,锦户亮急得想要用更恶毒的语言攻击那个和自己生活了8年的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切的想要伤害对方,可能是想要看到平时雕塑一般的脸被自己弄得崩坏,想看他被尖锐的话刺伤然后气得发抖的样子,最好是被气得口不择言,那会很精彩不是吗?永远待人温柔的山下智久,呵。

 

即将脱口而出的质问和指责在一瞬间又被吞咽了回去,仿佛满心欢喜地吃着最爱的大米饭却被里面的石子突然卡住,这感觉很难受,但锦户亮只能承受这种难受而不是实施他的恶毒计划,因为他看见山下智久的眼睛红了,虽然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好像被故意冰冻了起来,而你知道人的眼睛是不受控制的——山下智久的眼睛红得很厉害,看起来——锦户亮不愿意承认这点——有点可怜。

 

接下来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陷入死一般的寂静。年末12月的房间里没有开空调,锦户亮就穿着一件背心,站在一边看着山下智久一个人缓慢地收拾东西,过长的刘海垂下来导致锦户亮看不清他的表情。

 

好冷。

 

锦户亮打了个哆嗦,去衣橱里拿了件外套裹着,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山下智久已经走了。


Blue Tuesday(3)

难产,乱写,没有文笔。

山下智久x锦户亮

雷者慎。



#

熟悉的吉他旋律在耳边响起,山下刚刚把手中万年不变的便利店便当从微波炉取出,不顾还在发烫的手指,把便当规矩地放在干净的桌面上,倚着身子凑近那个老式收音机。

他知道这是George Harrison的那首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他也知道这首曲子响起的时候意味着他又可以听到周二的那个音乐节目。说老实话,山下认为自己并不是什么音乐发烧友,音乐对他来说不如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而已。

但他还是会每周准时准点,在万年不变的便利店菜色中,靠在收音机前认真听这个叫做“Blue Tuesday”的音乐节目,原因只是因为他出于无法究明的原因迷恋上了这个电台DJ的声音。

那是一种难以用一个特定词汇来形容的声音,作为医生的山下智久原本在之前的二十多年就词汇贫瘠,也因此总是遭到同僚不带恶意的嘲笑,于是,他在听到这位名叫Nishiki的DJ的嗓音时,始终也找不到词汇来形容他的声音。

对于山下来说,这份沉醉在之前二十多年只顾学习工作的人生中显得尤为可贵,仿佛从来都是灰色的60年代影片,被强行施与色彩点缀,变得生动,却又不真实。

山下智久在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的前奏里快速吃掉了便当里的花椰菜和莲藕。他抗拒蔬菜的味道,却又不得不出于营养均衡的考虑而强迫自己吃掉不喜欢的蔬菜,如同他从来不会真正抗拒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这便让他的喜好变得晦明难辨,有时候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Good afternoon guys, I’m your DJ Nishiki, welcome to Blue Tuesday.”

山下听着熟悉好听的英文开场白,面无表情的嚼着嘴里的米饭,想象着无线电波那边的人是用怎样的表情和姿势说出这样的开场白,明明是从未见过面的人。——也许根本没有这个人存在,只是一份录好的数据,每周二定时播放,只不过这份电子数据刚好设计成了动听的声音。山下智久冷漠地想。

一个人住久了,就很容易产生这种不知所云的想法。


“又是一周没见了,大家在这周也有努力的工作和学习吗?Nishiki我最近也有开心的事情发生呢。”

“?”山下嚼着烤肉的动作微顿。

平时这位DJ并不会说这么多无意义的寒暄,基本上都是上来直接放推荐的音乐,唯独在聊关于音乐和乐队生平的时候才会多说几句,也许正因如此,才被很多听众说Nishiki作为DJ有点过于Cool了。
 

山下并不觉得这点有什么不好,虽然他也想听N先生多说几句话,但毕竟不是情感节目,音乐节目就是要好好听音乐才是。

所以今天稍微有点反常。山下默默地听着,顺便希望父母留下的收音机老伙计不要在这个时刻消极罢工。

“说起开心地事情,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今天是Nishiki我的生日哦,所以在这里先私心点一首歌送给我自己。”

山下皱着眉,按亮手机屏幕。

原来是11月3号,天蝎座。

默默记下。


“大家肯定会觉得很无聊吧?会觉得被我耍了吗?不过这首歌不止是可以作为生日曲目听哦,作为普通歌曲听也是很不错的曲子,这是我很喜欢的英国乐队The Beatles收录在The White Album的一首不起眼的曲子……”

收音机里的人在流畅地介绍歌曲的来源,山下智久却没听进去多少,他盯着手中微温的便当盒,米饭和烤肉都被吃掉了一大半,今天的自己不是很饿,但是并不想浪费食物,正苦恼着要不要继续吃完,而一向不习惯同时思考两件以上的事的山下脑子里却破天荒的同时还在想着另一件事。

今天是N先生的生日。多少岁?生日怎么不休假?怎样庆祝?和谁庆祝?有没有美味的生日宴?可千万别像自己,最后只有一个人吃便当的份啊……

“……那么,来听这首来自The Beatles的Birthday,祝自己和今天生日的所有人生日快乐。”

Birthday有点狂野的前奏响起,不知为何山下智久觉得今天的N先生声音有点低落,虽然他在轻快地说着值得快乐的事情,也许因为以自己的理解,他不觉得N会特意地交代自己的生日。

原本电台DJ就是孤独的职业,在数千数万人通过无线电波得到声音陪伴的时候,DJ却只能坐在录音棚里,对着冷冰冰的话筒装作饱含感情地说着温暖他人的话。即使在电台里说了自己的生日又如何?无非只是将“今天是我的生日”这个信息传达出去而已,无论另一方的人对自己是否有祝福,DJ都是收不到的。

所以山下智久不解。他想,也许N先生是遭遇了什么难过的事吧。才会这样迫切地想要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
即使收不到回应。
 
Birthday播完,烤肉便当也被吃得干干净净的了,通常还会有一首歌,所以山下智久只是坐着,等下一首歌。

“……下一首是来自吉他手Paul McCartney退出The Beatles后,和妻子Linda组建的新乐队Wings的一首我个人很喜欢的歌。”
OK,看来今天是Beatles专场。
“接下来请听Silly Love Songs.”

山下智久知道N先生很喜欢披头士乐队,他个人并不喜欢听音乐,即使是心血来潮,一般也只会听在Billboard或者Oricon排行榜前的流行乐,而N先生貌似对流行乐并不热衷,他跟着N听了很多自己不常听的音乐,Beatles, Depeche Mode, Led Zeppelin, The Pet Shop Boys, Joy Division等等60到80年代的摇滚乐队,不知是N先生的影响或是什么,山下智久也会开始留意这些被人们遗忘的音乐,甚至在不知不觉间家里已经有披头士从Rubber Soul到The White Album的所有Lp唱片了。

一曲毕,一般来说已经到结束的时间了,山下智久揉揉眉心,长时间无休止的工作让他身心俱疲,但自己没有抱怨和请假的习惯,同僚不解他为何这么拼命,而只有自己知道,除了工作,一天一天地泡在医院和手术台前,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咳、这首Silly love songs也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首Paul离开Beatles后的歌曲,不知大家认为如何呢?原本应该是说再见的时刻了,但是——”

嗯?山下智久原本站起身准备去收拾便当盒,闻言又坐了下来,照常倚着身子偏过头,听着收音机里的声音。

“今天是生日限定,节目组特别开设了一个新环节,听众来信部分,啊——想看看大家平时都有给我们写些什么呢。”

山下智久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平时都有给Blue Tuesday写信,但每次都很简短,他知道节目没有听众互动安排,也没想到会有听众来信的环节。

11月3号,真是稀奇的一天。

他处于一种奇妙的矛盾之中,第一反应是本能的希望不要抽到自己,而埋藏在本能下的内心却又有一丝淡淡的期待,这种矛盾的心情也是过去的二十几年的人生中未曾体会过的。

“嗯,那么这就开始吧。来自福冈的英人先生——”
 
不是自己。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听众来信肯定非常多,Blue Tuesday的听众遍布全年龄层,既有喜欢听音乐的年轻人收听,又有很多中年和老年听众,想要听到属于自己年代的歌曲。原本Blue Tuesday在音乐节目里就很不主流,反而吸引来了更多的观众。

所以抽不到自己是理所当然的吧。

理智上知道如此,不知为何内心还是有一些细微的不可名状的失落无法驱散。


“下面是这位英人桑的来信:

Nishiki桑,感谢你给我们分享了这么多好听的歌曲,原本从未接触过这方面音乐的我渐渐地也爱上了摇滚乐,还在唱片店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我们每周都有准时听你的节目哦(笑)。”

N突然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山下智久一脸不敢相信地盯着收音机,仿佛N在自己眼前笑了一样——他听了半年的Blue Tuesday,第一次听到N笑。

“这位英人桑在结尾画了很多颜文字,恕我能力有限无法读出来。”他感慨道,“啊——年轻真好呢,大家要趁着年轻好好谈恋爱才行啊,不要像我……”N的声音戛然中断,“不要像我一把年纪了还没人要啊——”

山下智久挑眉,一把年纪?

这下是真该结束了吧。
捏在手中的便当盒都凉了。正准备按下开关去整理时,N的声音又低低地传了出来。

“……接下来是下一封来信,最后一封了哦。”
山下智久的心又悬了起来,他还保持着站立着的姿势,只是弯腰凑到低矮的桌边,听完最后一段。


反正不可能是自己,不知道自己还在紧张什么呢?


“咳咳,来自东京千叶县的……诶?”

山下智久吓了一跳,因为自己就住在千叶,但是N不知为何忽然停了下来。

“来自千叶的……P先生?是P先生吗?”N顿了一下,“抱歉,我以为我看错了,真是独特的名字啊。”

山下智久呆呆地张着嘴,竟然被抽中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收音机,仿佛收音机就是DJ先生的脸。刚刚一瞬间,听自己的外号从N口中念出,竟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在面对面和N对话的错觉。

“下面是P先生的来信……嗯?是全英文的呢,P先生是外国人吗?那么我来读了哦。”
“Sunrise doesn't last all morning

A cloudburst doesn't last all day

Seems my love is up and has left you with no warning

It's not always going to be this grey

All things must pass.”


N低低地念完这一段英文,忽然轻松地舒了一口气似的,短暂地沉默了。
山下智久仿佛石化了一般,即使是在家里除了自己一个人也没有,脸却难以抑制地变红了。

他记起来这是他上个月寄过去的一段歌词,他知道N喜欢George Harrison,在他的影响下,山下也听了很多乔治哈里森的专辑,他个人最喜欢这首All Things Must Pass,而在整首歌里面最喜欢的歌词又是这部分,不知为何便写下来当做信件寄了出去。山下自己也想不到竟然有被N本人念出来的一天。

这真是太尴尬了。


然而N念这段英文歌词真好听啊,他想。和乔治哈里森的英式口音不同,N的发音是纯美式,反而有一种率性潇洒的感觉。


“感谢这位P先生,All Things Must Pass也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首歌,不管你是想把这段话送给谁,或者这段话没有实际的含义,都很感谢你的来信。”


录音棚里,锦户亮停顿了一下,望着手中的信纸。
“说实话,最近因为遭遇了某些事,心情一直很低落,大家一定没有从我的声音里听出来吧?谢谢P先生送给我的生日礼物,I feel much better now.”


锦户亮低垂着眼眸,露出了这些天第一个从心底发出的笑容。
“那么,今天的Blue Tuesday在这里就告一段落了,下周同一时间,我们再会。See you guys next week.”

锦户亮动作利落的关掉录音器,摘下耳机,拿走挂在录音间的黑色皮质背包,打开门奔向东京的夜。
生日还剩几个小时,一个人也好,他要好好地庆祝一下。

他低头又看着手中的信,刚刚私自就把这封P先生的信带走了。
纯白的信封,正面署名仅仅一个字母。他翻过信封,借着路灯看背面,上面写了P先生在东京的住址——竟然离自己家很近。


还留下了一串数字,不像是手机号,反而像是家庭电话,尾号是0409。

希望日后还有机会相见,P先生。
 
锦户亮小心收好信件,放在包内最里层,在11月的冷风里裹紧皮夹克,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Sunrise doesn't last all morning
日出不会持续整个早晨
A cloudburst doesn't last all day
暴雨不会持续下一整天
Seems my love is up and has left you with no warning ,
而我对你日渐上涨的爱意却未曾给你留下任何征兆
It's not always going to be this grey
天空也不会持续灰沉
All things must pass
一切都将会过去


TBC


*这章是回忆

*文章出现的歌是在码字的时候刚好耳机里放的 没什么特别的意义

*锦户亮三十三岁生日快乐



山P:「今天是锦户亮君的生日!小亮生日快乐!最近什么时候见过呢?只是在某个音乐节目擦肩而过了。很喜欢Fashion,很男人,wild系,喜欢吉他,20年的朋友了,注视着你在关八的活动哟。」
「小亮生日快乐!…已经到了不能叫“小亮”的年龄了呢,但小亮就永远是小亮啊,即使变成老头子也还是小亮啊。」

亮亮生日快乐。

Blue Tuesday(2)

我竟然更了。

山下智久x锦户亮

雷者慎。


*****


『哔——哔——
はいはい、这里是锦户。
现在有事情不在家哦。
请在嘀声后留言。
嘀——————』

『哔——哔——
はいはい、这里是锦户。
现在有事情不在家哦。
请在嘀声后留言。
嘀——————』

……
电话线路挂断。

山下智久乐此不疲地重复拨打那一串数字。那数字不仅深刻印在脑海,连播出号码的手指仿佛都有了惯性,机械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他刚32岁,明治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又是东京都内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年轻医生,在同事与患者中都维持着很优的形象。

没有人知道为何年轻有为、上进能干的山下医生,在规定调休时,坚持选择周二下午休假。平常温和寡言的山下医生,在这个问题上却表现得相当强硬,令医院的同僚们十分不解,而每当在询问他时,得到的回答却是一个疏离友好的笑容。

「山下せんせい、对周二很在意呢。」

同科的伊藤医生感叹道。

「诶?莫非是陪女朋友?女朋友只有周二有时间吗?」

眼前的人仿佛只专心做自己的事情,没有回答。

「不否认呢,果然是因为女朋友的原因吧?うわー。想不到山下せんせい原来这么浪漫,明明看起来很冷淡的样子…。」

伊藤见他不回答,不怀好意地挑眉笑了笑,拿着患者名单拍拍他的肩膀,摇头晃脑地走进办公室。

不是。

不是陪女朋友。嘛、不过也没差。

不、应该说,曾经他的确为那个人而空出繁忙的工作时间,但现在已经没有可以让他空出工作时间的人。

山下深知这一点,于是在休假时间,基本上也会选择在医院度过,当然,也会惹来同事的好奇。

即使是和友人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明知道自己不会听,友人也一直坚持着半醉半醒地劝自己,不要再这样没日没夜地待在医院了。

「山P已经变成工作狂了吗?这样不行啊…要趁着年轻多玩几年啊。」友人喝了酒,又开始醉醺醺地说教。

「好好工作赚钱不好吗?反倒是你,要好好节制一下才是,又喝成这样。」

「嗝…。别、别用教训病人的语气教训我!……其实你就是忘、忘不了那个锦户亮吧。」

见山下没有说话,友人眯起眼睛打量着他。

「哈。说中了。」

吧台暗淡的灯光下,是一张看似冷漠的脸,不知为何,却有些落寞。

友人放弃般地叹了口气。

「有时候我觉得你真是天下第一可怜虫,为一个根本不存在了的家伙,用工作麻痹自己。嗝。」

友人打了个响亮的酒嗝。

「…我用酒麻痹自己、而你用工作麻痹自己。说起来,都是一个样的嘛。看似清醒的家伙……」

山下智久无言地看着倒在桌上的友人,感到一阵头痛。

因为最近急诊室患者太多,导致他每天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休息时间,最多只能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着歇两三个小时而已。

好不容易放松一个下午,结果还要照顾这位酒鬼朋友,实在不是自己的作风。

他想,也许是太寂寞了吧。因为寂寞,宁愿在bar里听友人没完没了的唠叨,也比一个人躺在家面对墙壁发呆强。

捏了捏太阳穴,鼓励自己强打起精神。把友人送回家后,一个人往回家的方向走着。

已经深夜,而城市却没有任何停歇的意思。穿着时尚的年轻人相拥着步行在街道,寻找下一个猎所。街道上店铺的霓虹灯牌闪个不停,发出五颜六色令人眩晕的光。佝偻蜷缩在街道角落的流浪汉,神色颓然地寻找着下一个住所。

临近店铺内忽然响起钟声,在嘈杂如同白昼的黑夜中也不显刺耳。山下智久意识到,又一个星期二悄然逝去。

而那个人的影子还在心里徘徊逗留。

好痛苦。

身体和心灵都被逼迫到极限的滋味。

头痛得快要裂开。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山下智久感觉眼前的世界仿佛某种抽象画一般,旋转倒置,城市的光彩喧嚣扭曲成那个人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好看的鼻梁,翘起的嘴唇,湿润的睫毛。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


醒来时,头顶悬挂着洁白的吊灯,有些眼熟。

山下智久花了两秒意识到自己是在医院。

自己这是……晕倒了?

伊藤医生开门进来,低头审视着面前人的脸,忽然笑了。

「我说,你来真的?」

「什么?」

「医生躺在病人的床上,像话吗?」

「⋯⋯。」

伊藤医生收起玩笑,正色道:「摄入睡眠过少,严重过劳,缺乏食物引起的低血糖……山下せんせい、有好好吃早餐吗?」

他仿佛中场休息一般停止发言,推了推鼻梁上的金属框眼镜,仔细盯着躺在病床上的这个人。

山下智久被他盯得莫名紧张了起来。

「怎么了?」他忍不住问。

「不,我只是在想,是什么让我们一向严谨自律的王牌医生魂不守舍……很奇怪不是吗?」

「收起你那些不必要的想象。」

山下智久躺在病床上,无语地看着面前的白衣人,一副“我懒得和你说话”的表情。

「OK、OK,不想说也没关系。」伊藤耸耸肩,转身准备离开。

「不过,我姑且问一下。你在晕倒时反复叫的那个名字……是叫锦户亮对吧?」

空气一瞬间静止。

山下智久转过头来斜眼看着眼前的同事。

「这位錦戸さん、想必是很重要的人吧。」伊藤无视山下的瞪视,自顾自地呢喃着。

「名字好耳熟呢……说起来,我常听的那个电台的DJ的名字好像也叫这个,不过那位DJ好像在去年因为意外事故去世了,那时我还伤心了好一阵子呢。唔、应该没这么巧吧?同名同姓的吧?…」

伊藤一边自顾自的说着,一边回头,被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山下智久狠狠地捏着输液管,力气大到仿佛要把它捏碎。

伊藤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啊、抱歉!一不小心就开始胡说了,山下せんせい赶紧躺下,急诊室缺了你可不行呀!」

说着,伊藤手忙脚乱地按住山下的肩膀,手触碰到肩膀时,才发觉山下肩膀上的肌肉僵硬得可怕。

「山下せんせい早日康复!」伊藤见他脸色不佳,也不再打扰他,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他离开时带得病房的门砰砰作响,山下感觉自己的太阳穴也在跟着门的震动发麻。

他侧脸望着输液管,手臂隐隐发胀,嘴唇干燥到舔一下都觉得痛。

刚刚伊藤医生的话还在脑海里萦绕。他越是不想去想,那些话语越是像缠人的藤蔓一样纠缠不休。

输液管被长时间用力地按压,暗红的血液攀着透明的管道,此刻正如同血红的虫子,缓缓爬回他的体内。

他缓缓闭上眼,迎接来之不易的睡眠时间。




TBC




想看Johnny x Ace…………
想看蓝泽 x 宗佑……………
(瘫

Blue Tuesday(1)

在听Blue Tuesday,随便写写

山下智久x锦户亮

===

山下智久梦境里常常出现这样一幅画面。

长长的坂道,两边是低矮的二层居民楼,米色的墙,深绿色的植被带,青色的天空。他独自行走在铺着水泥的斜坡上,迎面的方向正对着太阳,斜射的光线刺得他难受地眯起眼,抬起左手遮去一半,任由另一半烈阳打在自己的鼻翼上,口腔干燥难耐,额角渗出汗珠,感受是那么的真实。

他插在右边裤袋里的右手手指无意识地揉捏着被汗水浸湿的布料。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什么声音也没有,随后忽然传来列车呼啸而过的声音,由远及近,震得耳膜滋滋作响。那一刻他感觉世界离他很远,就像香港到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距离,南极和北极的距离,东京到大阪的距离。

列车拖着沉重的声音慢慢驶远,世界由寂静到喧闹再回归到寂静,太阳依旧不知疲倦地照射着。他所站之处旁边忽然传来收音机的声音,微弱的,听起来信号不太好,发出哔哔的模糊声,但在寂静的环境里又是那么的真实。他克制不住地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捕捉那微弱的声音,皱着眉仔细辨认,才发觉那时他时常听的一档音乐节目,DJ的嗓音离他很远,低沉的、沙哑的,他忽然湿了眼眶。

随后他意识到,这是星期二。

如同之前人生中度过的无数个星期二一样,他会在下午16点12分准时收听这档音乐节目,会在17点44分准时关掉收音机出门去见一个人。

以往他依靠星期二来度过七天之内其他了无生趣的六天,也说不清是为了那个电台节目,还是那个人。

在梦境里,他僵硬地站在那里,汗流个不停,手心的温度几乎把自己烫伤。

电台节目停止。每当这个时候,山下智久就醒了过来。

这个梦境是那么的真实,甚至于每次醒来都让他久久难以回神。天花板的巨大吊灯骤然越入眼帘,突兀地挂着,白得诡异,刺得他视网膜生疼。

他知道,那条长长的坂道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长,只是因为格外安静,年轻的时候总喜欢和那个人一起牵着手不知疲倦地走了一次又一次。分开之后在梦里才知道,原来这条路已经被走过那么多次,以至于潜意识里能轻而易举地描绘出每一个细节,每一片树叶的颜色,每一块砖瓦的纹理。

唯独曾经一起陪自己走过那条路的人,在梦境里已经消失不见。

他揉揉发涩的眼眶,胡乱摸索着拿起枕边的手机。

黑色的简单款式,然后同款式的另一台白色的手机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记起来那是他们一起买的,时间太长,根本无法和层出不穷的新型手机款式比,黑色的机身已经过时,却看不出老旧,想必主人将之保管得很好。

山下智久怔怔地盯着这黑色的小匣子一般的物件,脑子里浮出一个画面。

当时花掉自己一个月薪金,换来两台时下最新科技产品的锦户亮,在回家的电车上还在为不想拿白色的那一台耍赖发脾气。

-我不要拿白色的啦!P才是比较适合白色!

眼前又浮现那个人瞪着他,微微翘起嘴角的样子。

为什么明明是那么任性不讲理,却又那么的惹人怜爱呢?

 

记忆里的画面像被打碎了一样不清晰起来,恍然间山下智久觉得那一切都离他很远很远,仿佛像是上辈子发生过的事——不,不如说像是根本就没发生过。他不止一次地感叹人类真的很奇妙,如果是真正发生过的事,怎么能从中抽离得那么快呢?

甚至连一丝一毫的踪迹都捕捉不到,那段幸福的时光就被静止,从生命中剥落。

手指轻轻触碰暗黑的屏幕,然后屏幕忽然亮起,恍然间山下智久瞥到左上角的文字。


——火曜日


屏幕暗下去。山下智久把手机放回原处,只觉得颅内嗡嗡作响。

又是,星期二。


TBC

 

 




好开心!找到了曾经非常喜欢的写手pigeon的微博,虽然看起来没在使用的样子www复习旧文中wwww

最爱的小亮生日快乐!
昨晚应该有好好庆祝吧?
32岁也要健康快乐下去

还有
山下さん你真的很可以XD
今年份的PR我满意了⁄(⁄ ⁄ ⁄ω⁄ ⁄ ⁄)⁄
接下来就等Okura桑的小作文了(不